音频 频道

清明 悼念那些逝去的多媒体音箱大品牌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无论是谁,写中国多媒体音箱的发展史,朝露都是不能不写一笔的,虽然今天的朝露已经不再是一个音箱品牌,历史上使用这个牌子的产品也不过区区5款。

  朝露的出现,是一个标志,从此一类全新的产品,中国独有的“准HiFi多媒体音箱”出现在市场上。不过对于它的创造者们,朝露却是一个悲剧。

  今天已经很难说得清,朝露的出现究竟是个巧合的偶然,还是有意的策划,因为这个事多少有点戏剧性。

  按照公开的说法,就是当初云飞到朋友李楠的店中,偶然看到了李楠开发的一款低档小5寸箱(即后来发友曾自行出售的“e星一号”),正值子衿功放销售失败,为短歌行盈利无门发愁的云飞就与李楠商议,由短歌行出面,以联合开发的名义销售这个箱子(当然,虽然是以李楠的设计为基础,不过后来的朝露和李楠的原始设计还是有不同的),一则为网友提供款优质廉价的产品,二则短歌行和发友从中得些利益。

  这款产品就是后来所说的“无源朝露”,当然,最初还没有名字,“朝露”这个名字是云飞在短歌行上公开这个产品计划后,从网友中征集来的。

  毫无疑问,如果只是销售无源箱子的话,恐怕不会有几个人问津,毕竟手里有功放的人肯定有更好的箱子,没必要买这个低档小东西。加上这虽然是个小箱子,却灵敏度不高,并不好推,一般的廉价功放还推不动。

  李楠原来的“e星一号”是自带功放的,这是李楠设计的一个造型仿音乐传真外形的小功放,俗称“猪仔”,不过其声音并不太好。云飞最初准备用自己的子衿功放模块设计一个BTL结构的功放来推朝露,但实际做成成品后发现,BTL的子衿音质下降很大,而且变得相当不稳定易坏。所以只好另找办法。

  解决这个问题的,是当时顶着短歌行顾问头衔的曾德均曾老师。曾大师手中有一批早年极典石机功放产品的库存(这个生产功放的极典公司和现在的大极典不完全是一码事,虽然都是曾大师开办的公司),包括原价1千元和2千元的两款,于是拿来和朝露配套出售,分别卖600余元和1千元。

  朝露的出现,对于多媒体音箱市场的影响是划时代的,因为这是第一款在设计、用料、工艺上如此接近传统HiFi产品的音箱(当然,它的原型本来就是一款HiFi音箱),即便当初惠威M200也没有那么给人印象深刻。加上当时在音频媒体中当仁不让坐着老大位子的短歌行对于颇具戏剧节奏的炒作,使得朝露在多媒体音箱的核心发烧友中一炮而红。也一下子惊醒了沉迷于5.1的迷梦中找不到出路的厂商们。

  不管朝露的出现,是否是有意的策划,但以云飞为首的短歌行成员们,最初的想法可能确实就是为了给网友们找到一款价廉物美的好箱子和好功放,当然,自己也多少赚一点赢得收益。真的,可能就是这么一个不能说无私,但确实是美好的想法。

  因为实际上,无论是短歌行还是发友,从中得到的收益并不多。据说一台499元的朝露,总利润只有100元,短歌行和发友各得一半。即便在今天,音箱成本已经大幅上涨的背景下,这个利润都不高。至于极典的两台功放,平心而论并非什么好产品,否则当年也不会卖不出去而积压成库存了(极典以胆机出名,虽然也附和潮流出了一些石机,但当年并不怎么受欢迎,曾大师后来将设计卖给了三诺。短歌行当时出售的功放就包括两个版本——黑色的极典商标版本和金色的三诺商标版本),但是699元的全新大功率HIFI功放,真的也不该再要求什么了。

  但是,一件美好的事情,慢慢的就变了味了,并且最终演变成一场悲剧。就像老朋友浪子无心所慨叹的,区区100元就买断了短歌行那么多年打下的信誉和与网友的感情……

  现在回头看,这个悲剧其实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只是那时候,从短歌行的成员到普通网友,大家都处在莫名的醉狂之中,忘记了这些而已……

  从朝露诞生的那一天起,短歌行其实就犯下了一个媒体的大忌,这就是媒体经商!

  媒体本身着手于自己领域的产品的开发与销售,这是媒体的死穴。读者也罢,商业伙伴也罢,在媒体公信力问题上,从来执行的都是有罪推定,这其实很简单,无论你的动机有多么高尚,不管你的行为有多么公正,当你的固有利益与某个特定产品形成了固定的关系,任何手段都无法维持你的媒体信誉。就如法庭上,自己的儿子犯案,就是包青天海青天也必须退堂让位,就算你是青天,陪审团也有权丝毫不相信你,这和人品毫无关系。

  其实在IT媒体中,参与产品开发与销售,短歌行绝非第一个,更不是最有名的一个,IT媒体的两大巨头电脑报和电脑爱好者曾经走得更远,前者曾经建立过从事硬件产品开发的“多媒体事业部”并推出过自有品牌的外设、光储产品,后者则曾开设过实体的销售店铺,但最终都被断然中止运作,因为这种事情,触及了作为一个媒体的底线,是注定没有好下场的。而短歌行,触及的就是这么一个敏感问题。

  更何况,对于短歌行来说,也许最初的动机是单纯而良好的,但自己终于也没有把持得住。

  短歌行最初的用意可能真的很美好而单纯,而网友的热情也给了极大的鼓舞。但是,当一些其实还算不上批评的负面声音出现的时候,一切就都变了。毕竟人性如此,当你开始卖东西的时候,也许只是期望能卖多少是多少,但真的卖起来的时候,就会慢慢的变成期望手中的能够统统卖掉,还在生产的也要统统卖掉。古人云,义不行贾,诚不我欺。

  其实将心比心,当你抱着一个很简单很单纯的想法去卖东西,却发现由于某个负面的意见使得手中的货品压在屋子里一个礼拜卖不出去的时候,你恐怕也不太能坐得住。

  而短歌行,就坐不住了。

  一开始,只是很委婉的劝说一些核心的朋友不要说啥不好的,慢慢的就变成了对批评意见的有形无形的封杀。这个时候,短歌行在网友中的形象就开始变化了,由一个媒体变成了一个音箱商人。

  后来的事情,就很乱了,逐渐变成了至今也理不清的一笔糊涂账,其中的细节我无法说清,恐怕也没人能够说清,总之从2002年到2003年漫长的时间里,昔日的多媒体音频第一坛短歌行论坛渐渐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战场,短歌行成员、普通网友和更多的数不清的来路不明的马甲混战成一团。笔者这里只说说相关各方的结局——

  朝露:经过了这场混乱之后,于2003年和短歌行分道扬镳,成为独立的多媒体厂商,但不再有2001-2002年的辉煌,现在基本已经退出多媒体音箱市场;

  发友:在和短歌行合作推出了朝露的第一款有源版朝露A100以后,由于至今不是公开很明确的利益问题,和朝露决裂乃至反目成仇,后来独立推出了自己的“黑钻”系列多媒体音箱至今,并且在2002年底的一段时间,一度和朝露在媒体上互相批判对方的产品;

  短歌行:在这个事件中,受损失最大的就是短歌行。在论坛的混战中,老读者大量流失,特别是曾为短歌行标榜的十余位所谓“核心网友”也暨曾对朝露早期宣传做过大力推动的诸君,几乎全部与短歌行分道扬镳。这部分人,后来都投入了“清水论坛”。而短歌行内部,也由于意见分歧而分裂,核心成员、二号写手夏昆钢另起炉灶独立制作了X-SOUND网站,即今天的数码多媒体网站。

  同时,朝露事件也使得短歌行在厂商中的信誉一落千丈(实际上,至今也没有人知道当年在论坛上煽风点火的马甲有多少是出自厂商。但可以确定的是,在短歌行的辉煌年代,几大厂商几乎都有固定的人员每天“蹲守”短歌行论坛),以漫步者和惠威为首的几大厂商从这个时候起不再向短歌行提供样品,以致曾为国内多媒体音频第一媒体的短歌行后来发展到“号称”(注意是号称)自己购买样品进行评测。同时也随着云飞、夏昆钢等人的退出和刘恩惠个人兴趣的转移,短歌行此后逐渐由一个以产品评测和技术为主体的网站转变为以乐评和MP3下载为主的网站。

  朝露所引发的后续事件,应该是云飞当初所没有意料到的,其实恐怕也没有人意料到,包括第一个在纸媒上报道朝露的笔者。

  应该说,云飞和短歌行在这个事件初期,确实多少是有点委屈的。尽管可能不乏想有所收益的想法,但是如果当真为了赚钱而搞出朝露的话,是肯定不会为它定出这么低的一个利润的。没拿到什么钱却受到不少非议,放在谁身上,都会觉得委屈(笔者自己也不例外,当年在电脑高手的官方论坛上,也曾因为顶着巨大压力而做出的评测,却招致某些读者鸡蛋里挑骨头的评论而愤愤不平,说出一些过激的话)。

  只不过短歌行没有意识到,不管你从产品销售中获得多少收益,当你有了收益的时候,你就变成了一个商人,而商人,在顾客面前,是没有资格委屈的。

  在中国IT媒体的历史上,媒体经商和商人办刊,都曾有过尝试,但这些尝试,基本上都没有什么好结局。这二者从来就没有共存一体的基础,公众对媒体的信任度来自于它的公正性,而媒体的公正性则依赖于它的独立性,这是前人血泪凝成的教训,值得我们今天的一些同样YY于产品销售的媒体同仁重视。

  当然,短歌行后来的衰落,有很多原因,特别是有一个直接的外来打击。但是,包括笔者在内的很多老朋友都认为,朝露及其引发的冲突,是短歌行衰落的最主要原因,因为在这次冲突中,短歌行失去的是一些最关键的东西——厂商的信任、核心网友的拥护、独立而公正的公众形象、自身成员团结一致的心态……一件对大家都有利的好事,却变成这么一个结局,这恐怕是谁都没有料到的吧……

  小贴士:“蔡琴专用箱”朝露A100


“蔡琴专用箱”这个外号是我给起的,好像是在浪子家里听箱子开玩笑叫的 ,后来居然叫响了。

  朝露A100,是无源朝露加装云飞设计的功放板,重新校声加强了中高频和近声场化,并且对外观配色做了小修改以后的产品。这是朝露第一款真正的电脑有源音箱,也是朝露和发友所合作的最后一款产品,这之后,双方就分道扬镳了。无源朝露是2001年四季度推出的,这款产品则是2002年二季度末,后来在7月北展的“电脑爱好者城”上第一次展出(说几句题外话,这是历史上最后一届电脑爱好者城,由电脑高手承办,当时笔者负责主办方特展,邀请了一些业内著名网络媒体参展,其中就有短歌行。会后云飞在所住的农科院招待所举办了两天的公开视听会,北京的老朋友应该记得)。

  起名叫“蔡琴专用”,是因为这款箱子的中频厚度和温暖感几乎无与伦比,不要说当时,即便到现在笔者也想不出哪款箱子听蔡琴比它更合适。虽然这款箱子其实也有很明显的缺陷,例如高频虽然经过了改动,但始终显得呆板,而低频速度太慢,软绵绵毫无力气。但是放在当时,确实是开天辟地的一款作品。而且论用料的坐实、工艺的精致,今天的大部分产品也比不上。所以笔者才会将它归入“十大天才多媒体音箱”之中。

  BTW,补充的感想:此前一直没有仔细想过,还和朋友说过,“朝露”真是音响品牌不可多得的好名字,美而有灵性。但前几天偶尔翻看三国,看到曹操赋诗,却突然想到——“朝露”,分明实在是个不祥的名字啊,朝露者,美而不久,“譬如朝露,去日苦多”乃感叹人生无常,年华易逝之语,用做品牌,犹如天鹅之歌,美则美矣,委实不吉。丰臣猴子也说“我如朝露降人间”,现实中,朝露音箱光辉灿烂之后的惨淡结局,难道正应了这箴言

0
相关文章